白罗芙

一个总能精准投入冷圈的人
( ̄(工) ̄)
平时很好说话的,但催更会炸毛。

【陈深X唐山海/原著剧情向】深山夕照深秋雨(51)

51

 

苏三省却没离开太远,正站在院子里抽烟,看见陈深耷拉着脸出来,殷切地上来递烟,陈深接过来叼着,苏三省替他点了,随口问道:“怎么,唐队长不打算跟陈队长多聊会儿了?”

陈深心想,这人好精刮的脑筋,竟然一眼看出我是被唐山海轰出来的,便嘻嘻一笑道:“是陈队长不打算跟唐队长聊了。”

“陈队长打算跟我一起去唐太太那里聊?”苏三省打蛇随棍上,一点不含糊,陈深笑道:“我上午刚去了,下午又去,不太好吧,苏老兄替我走一趟,唐太太是个美人,可惜唐队长夙夜勤勉以队为家,真是冷落佳人,做兄弟的看着痛心呐!”说着拿手指直戳自己胸口,摇头叹息,苏三省只好赔笑:“好,好,我就按陈队长的意思去一趟唐公馆。”

陈深笑嘻嘻地道:“你老兄想看望唐太太,别硬是强调打了我旗号,这美人没到重庆就你惦记上了,现在大好时机,怎能不去献个殷勤。”

苏三省倒怔了一下,随后才想起当日宴席初见时那句话,遂正色道:“当时听说过的是唐队长的名头,可不是唐太太。”

陈深睁着眼睛打了个哈哈:“唐队长跳舞可是跳得不错,莫非美名远播西南边陲?”

苏三省摇摇头,并不接陈深这玩笑,想了想道:“唐队长当年在十四师驻守云南边界时,日本人已经占领越南,切断了滇越公路边界线,唐队长为了弄到战略物资,带着二十四人的敢死队穿越原始森林和雷区前往越南境内,炸了日本人一个营地,抢了军械库和粮仓才回去。”

陈深喷了口烟道:“唐队长脸相蛮嫩,胆子还蛮野的嘛。”

苏三省眯起眼睛:“唐队长当年那一战,带去的二十四名敢死队员大部分丧生在原始森林中,不是踩雷便是误入泥潭,他从家里带出的随从据说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,被巨蟒吞到胸前,唐队长亲手将那名随从一枪爆头,死人被巨蟒叼走,尸骨无存。”

陈深眨眨眼道:“死了这么多人,他们怎么把抢到的物资带回去,来时空手,去时负重,还要穿过原始森林。”

苏三省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唐队长运气十分的好,本事也是出奇的大,竟然生擒了日军营地的最高指挥官,他靠指挥官为人质,捆缚了四十名日本兵替他运输物资,还一把火烧了营地。除路上折损之外,在他们即将走出丛林时,唐队长下令将全部日军俘虏驱入泥潭,淹个干干净净,真正应了俗话的‘卸磨杀驴’。我说仰慕唐先生已久,指的就是此事。”

陈深笑道:“老兄现在跟我都是伺候皇军的皇协军,说‘卸磨杀驴’,未免对太君不大客气吧。”

苏三省笑了笑:“转述唐队长的故事,陈队长扯到我身上便扯远了。总之唐队长深受上峰赞赏,关将军亲自接见,戴雨农听闻此事也赞唐队长‘奇勇可嘉’,用了一百条步枪把唐队长从关将军手中换出,调入重庆着力培养。那时我在局中做些杂事,只以为唐山海这人是怎样的三头六臂,谁想到是这么个……”

苏三省却没说出来,面部表情着实有几分复杂。陈深把烟蒂丢到地上踩熄,打了个呵欠伸着懒腰道:“培养得很好嘛,跳舞打牌抽烟喝酒的功夫都是一流的,上次两把牌就赢了我三条小黄鱼,现在这笔赌资还没还他。他倒不追着要,是个不错的牌搭子。”

苏三省打量着陈深,像是努力想从这人的无赖相中探出究竟。身为行动队一分队队长,他难道听了唐山海过去的轶事真是毫无知觉?苏三省咳嗽一声,提醒陈深道:“唐队长在投沪以前,那可是十四师战功赫赫的英雄,也是重庆局戴老板最为重视的青年才俊呐!”

陈深笑道:“那又怎样,还是上海的饭菜香,千里迢迢勾着他拖家带口的来了。”

“这么一个杀日本人闻名的人,他是怎么就突然转来投靠皇军的?”苏三省被逼急了,脱口而出。陈深却似浑不在意:“钱呗,你看他花钱如流水,没个捞钱的地方,他怎么养他那些巴黎定制的衣服。”

苏三省梗梗脖子道:“据说他出身世家,这一点钱,是不放在眼里的。”

“那就是因为女人咯?”陈深笑眼弯弯:“听说他们军统的老大戴雨农非常好色,唐太太又是个美人儿,万一戴雨农看上了唐太太,惹翻了唐山海,就好比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,李自成抢他老婆陈圆圆,他干脆开了山海关,迎接鞑子进关做皇帝。男人一绿,什么都做得出,我看唐队长日常气性就很大,被绿了投靠太君算什么,还带过来军统六人组的脑袋做见面礼。不过这比起你苏老兄来端掉整个上海军统站的厚礼,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——”

苏三省笑着,心下十分得意,还没说话,却听这流氓补了一句道:“送这么厚的礼,难道苏老兄你被军统的人绿得更厉害么。”

苏三省又好气又好笑:“我尚未娶妻——”

“那莫不是你自己被人给……我是说,没老婆好啊!以后毕处长两口子催婚,可就由你老兄抗这面大旗了。”陈深话到嘴边又咽回去,缩着脖子一笑,然而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,仿佛也晓得自己说错了话,改口扯了几句淡,打了个哈哈,手揣在兜里迅速溜掉,

苏三省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,盯着陈深一溜烟远去的背影,牙齿磨得咯咯乱响。努力平复心情之后,他狠狠地笑了起来。

连这种流氓货色都能在55号院混成分队长,我苏某人岂有不出头之道理!

只是这唐山海到底怎样反水来投靠日本人的?难不成真是如陈深所说,是戴雨农色心压过了党性,染指唐太太,逼反唐山海?

虽然这似乎也解释得通,不过,当真是这么简单么?

苏三省盘算着,慢慢走到外面的点心铺子选了几件点心包起来,去探望徐碧城。


评论(22)

热度(3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