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罗芙

一个总能精准投入冷圈的人
( ̄(工) ̄)
平时很好说话的,但催更会炸毛。

【陈深X唐山海/原著剧情向】深山夕照深秋雨(05)

05


唐山海不知何时走到陈深身畔,将水晶杯探了过来,却是敬毕夫人的。他的手纤长结实,水晶杯在手指中握得稳稳的,颀长的身子微微躬着,向毕夫人致意,口称“嫂子”。

毕夫人慌忙端着杯子站起来与他相碰,唐山海将酒杯口在毕夫人杯子下方轻轻一磕道:“嫂子,兄弟初来乍到,礼数粗疏,请嫂子多多包涵。改天带内人一同上门给嫂子请安。”

毕夫人含笑道:“唐队长客气了。”唐山海已被任命为另一分队队长,毕夫人是听说了的。唐山海道:“内人平日无事,我叫她常去陪嫂子聊天逛街,嫂子喜欢吃什么就吩咐她做,内人随戴老板的厨子学了一手好杭帮菜,一定要请嫂子赏光品尝。”说着将酒杯在毕夫人杯上又是轻轻一磕:“嫂子您随意,兄弟先干为敬。”

他举起酒杯,将红酒倒入喉咙,他的脖颈特别纤长,挺直的时候还不觉得,仰头倒酒时,从下颏到锁骨之间的脖颈向后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,红酒经过他的喉结向下涌动时,陈深似乎能看到唐山海颈侧的血管在一下下轻跳。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想象醇厚的红酒经过喉咙的感受。像唐山海那么喝,他可能瞬间就要醉死过去,而唐山海到现在也不过是脸颊上微微透出一点绯红,反而衬得玉色的面庞更加精致,一双眼睛深邃明亮,看人一眼便能直照入心里一般。

唐山海一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一面就垂着眼从酒杯后面审视着陈深,审视他打折的西装和梳了也未见整齐的头发,他手边数不过来的格瓦斯汽水瓶子,以及毕夫人望向陈深那似慈母般怜爱的眼神,一霎间全部收入唐山海眼底。

陈深抬起眼睛,两人的视线隔着弧形的杯壁有瞬间交汇,随即各自转开目光去。唐山海就势拎起红酒瓶子给自己又倒了四分之一杯的红酒,向陈深举杯,陈深略有些迟疑,不过他还是找了个酒杯给自己也倒了一点红酒,露出恭敬不如从命的笑容迎向唐山海。

唐山海道:“陈队长,久仰,久仰。”

陈深微笑道:“唐队长客气了,说什么久仰不久仰,今后大家都是为李老板工作的同事,彼此帮扶,陈某有照顾不到的地方,唐队长多担待。”

唐山海抿起嘴角一笑:“唐某当为中央效力,赴汤蹈火在所不惜,陈队长,承蒙照顾,唐某先谢过了。”

两人酒杯相撞,各自抬头饮了这一杯,陈深只嗅到那股凛冽的香气格外清晰,唐山海说了些什么客套话,竟是丝毫没入耳,坐下来才听见毕夫人絮絮地说:“陈深啊,你看看,看人家唐队长,早早成家立业,才是为人之道。”一面说一面示意陈深看徐碧城,徐碧城此时却略有狼狈,长长的钻石耳坠子与头发挂在一起,一时间撕掳不开,唐山海轻悄悄走过去,将手自她身后伸过去,一点点将秀发从那耳坠子上摘下来,低声安慰徐碧城道:“疼不疼?”

徐碧城将手放在唐山海手中,仰头盈盈一笑:“哪里疼来。”

“爪镶的就是这点不好,透光度强,方便安全却不如包镶的。”唐山海挨着徐碧城坐下来,侧头打量那耳坠:“明日叫人送去广泰银楼替你改做包镶的吧,不不,不必改,直接买一副新的好了,喜欢戴哪一样便戴哪一样。”言辞眼神甚为宠溺,似乎完全不介意这满桌新上级新同事。

毕夫人看得十分感动,将陈深的手拿起来轻拍:“你瞧,早日娶亲,家里有人和你互相惦念,到哪里都是个伴儿,多么好。可恨你大哥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我催了他多少次,他就只把你往舞厅赌场里甩,一点不负责任。”

陈深苦笑,还没说话,另一侧的毕忠良可是不大爱听,又不知这股火儿朝何处发,看看并头微笑的唐徐夫妇,突然向唐山海笑道:“唐队长伉俪情深,艳羡旁人无数,我这兄弟年轻不开窍,唐队长,教教他。”

唐山海微微一怔,笑道:“毕队长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毕忠良拍拍巴掌,上来两名侍应生,毕忠良吩咐下去,侍应生迅速搬来一台留声机,插上唱片,顿时如水般旖旎的乐曲在宽阔的宴会厅中响了起来,是一曲周璇的《何日君再来》。

此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席间早已展开互相单喝了几个来回,除了陈深只喝了半杯红酒,女宾喝得有限,特工总部这些人自李士群往下均已有了七八分酒意,一看毕忠良要搞些事情,都嘻嘻哈哈坐着看,便是李士群也饶有兴味地盯着。

毕忠良笑道:“夫人啊,你慧眼断金,陈深这小子,确实是没个合适的人带他,但如今我可找到个好榜样。”说着向唐山海一努嘴:“唐队长现成的例子,你也知道陈深就好泡舞厅下赌场,赌场不论,去舞厅跳那些’三轮车上的小姐’,就算舞跳得再好,又怎能挑到唐太太这么出挑的大家闺秀。”

徐碧城顿时脸上一红,唐山海也有些尴尬,毕忠良笑道:“唐队长早年可曾在巴黎留学,把那巴黎上流社会的舞步,教教我家这不争气的兄弟,不然再不能给他带上人间正道,老哥我回家要跪断了搓衣板,你们这些年轻小子,怜惜一下我这把老骨头吧!”

他这么一说,席间轰然大笑,把唐徐夫妇的尴尬冲淡了些,李士群颇为感兴趣,直看唐山海道:“唐队长,不如给我们露一手?”

毕忠良要的便是李士群发话,当即起哄:“唐队长,不露一手,今日可不能走,罚酒三瓶。你是跳舞,还是认罚?”

唐山海自然想不到第一次接风宴,被这帮汪精卫的得力干将出了这么一道题目,既然李士群发话,他便站起来笑道:“既如此,恭敬不如从命,碧城,你我共舞一曲为诸位朋友助兴可好?”风姿楚楚,坦坦荡荡。徐碧城低着头站起来答了一声好,刚要摆出起势,毕忠良却连喊着制止:“此言差矣!唐队长,你教自家夫人,我这兄弟怎么学得来,你得亲自教他才对啊!”

说着把陈深拽起来往前一推,整整推在徐碧城与唐山海之间,哈哈大笑道:“陈深,这等机会你要是不把握,可别再叫你嫂子骂我不管你。”


评论(29)

热度(394)